小強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> 第七百二十七章 嚇一跳
    大年三十的晚上的倫敦,意外收獲這樣的驚喜,黃靜萍甚至因此都覺得,和馮一平在一起的這個春節,才是自己從小到大,最好的一個春節。

    雖然這是個讓她同時覺得有些愧疚的念頭,她清楚,爸媽這會,多半會在黃家鋪念叨著自己和女兒,他們要是知道自己的這個想法,怕是一向對自己最支持的老爸,都得跟自己翻臉。

    但是,真的是好高興!

    “謝謝你!”她在馮一平臉上親了一下,“謝謝你的精心準備,”

    她不再是那個只關心馮一平和孩子的人,知道要在泰晤士河上組織一場這樣的煙花秀,需要動用多少資源。

    “你們喜歡就好,”馮一平看著高興的母女倆,“但是,這有個事吧,我想還是得跟你說一聲,”

    黃靜萍認真的看了他一眼,“哦,原來這不是你準備的?”

    馮一平就知道,她就是能清楚的從自己的表情當中迅速找出答案,“那啥,也不好這么說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黃靜萍又笑了,依然很是開心,“知道嗎,看你這個樣子,我還真的暗自松了口氣,”

    馮一平黑人問號臉,為啥?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在驚喜過后,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什么嗎?”黃靜萍在他耳邊低聲說,“我以為,你接下來就要告訴我,阿曼達又有了一個弟弟或者是妹妹,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抱著阿曼達的馮一平大笑起來,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她,“你……你……這是什么腦洞啊你,”

    “哎,我怎么感覺好像是第一次認識你一樣,怎么這么陌生呢?想象力這么豐富?”

    阿曼達扭動了一下,因為,爸爸現在抱得太緊。

    大笑外加表現出覺得黃靜萍冒出這樣的想法,非常不可思議的馮一平,此時脊梁骨繃得緊緊的,后背有些潮——那是冷汗。

    大腦也在高速運轉著,她這難道是知道了些什么?

    不會啊!不可能啊!

    不知為什么,黃靜萍這會并沒有看他,看著天上那盛放的煙花,“經驗之談是,到了我們這樣連孩子都有了的階段,這樣額外的驚喜,往往總是會伴隨著驚嚇,”

    馮一平主動摟住她,他本能的覺得,越是這樣心虛的時候,便越是要和她離得更近。

    “切,什么經驗之談,完全是糊弄人的,至少,不適用于我們,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黃靜萍笑著瞟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當然,你聽我分析,根據我的推測,這條所謂的經驗之談最早的出處,大幾率會是一個已婚男人,”馮一平又開始信馬由韁的發揮,“他為什么要傳播這樣的觀點呢?”

    “因為,當這個觀點被越來越多的家庭里的妻子接受以后,她們很可能就不會像在熱戀時那樣,期待另一半總是給自己帶來驚喜,”

    “這樣一來,男人們就順理成章的少掉了很多的麻煩,你想想,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

    “這些找不到出處的所謂經驗之談啊,就跟那句什么‘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通過征服男人征服世界’一樣,是很多男人聽了后,雖然表現得一副最終還是會被女人捏在手里,所以相當之無奈的樣子,實際上,心里卻為此暗喜不已的歪理,”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,他們就巴不得你們多信奉些這樣的無稽之談,并為此自我感覺非常良好,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看,對那些志在征服世界的男人來說,女人,會放在他們的眼里?別說是伴侶,就是親娘和自己的女兒,在他的宏偉目標面前,都算不了什么,”

    他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,“你就長點心吧孩兒她媽,少想些這些沒用的,”

    “阿曼達,你也記住這些,長大后別也被這些歪理忽悠,”

    “哦,”被漫天的煙花吸引,完全就沒留意爸媽究竟說了些什么的阿曼達隨意的敷衍了一聲。

    黃靜萍看了馮一平一眼,“是嗎,你確定你這就不是忽悠?”

    “我說馮先生,怎么我又覺得,你這表現得太積極了些?”

    “可嘆我的一番真情意啊,為此我都背叛了男人這個群體,結果居然被你這么對待,”馮一平一副高山流水知音難再覓的對牛彈琴的郁悶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承認,你的這些歪理,聽起來,還是有那么兩三分的道理,”黃靜萍在他臉上親了一下,“謝謝你,孩兒他爸,謝謝這個驚喜,”

    “現在,能不能告訴我是誰準備的這些?”

    “你也見過,還不就是瑞銀和瑞信的那兩家,”馮一平說。

    這是真的過去了嗎?他想擦擦汗。

    只是,說起來,這好像還這真是一個不錯的向黃靜萍提及梅耶爾的好時機。

    她現在很開心,現在又已經是大年初一,初一嘛,大家都希望有個好兆頭,應該不會吵起來……

    失誤,失誤,早知如此,就該準備得更充分一些,可惜了的,這還真是個難得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好像,不是不可以補救?

    “瑞銀和瑞信?他們這么積極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知道的時候,我也挺驚訝的,但在英國這樣錢特別好用的資本主義國家,瑞銀和瑞信做這些的事,其實并不怎么費事,當局對這樣不用自己出錢還免費撈些好印象的事,也持歡迎態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黃靜萍打斷了他,“費事不費事另說,他們兩家竟然這么積極?”

    她輕柔的摸著馮一平的臉,“馮先生,我真不由得想好奇的問一句,您這個大富豪,究竟在他們兩家,放了多少錢?”

    馮一平摟住她,“我都好長時間不去關心這些事,錢財,身外之物嘛,反正夠花就好,重要的,是身邊的人,”

    黃靜萍看著他,不說話,只是手上在用力。

    “痛,”馮一平在她耳邊低聲說道,“女兒在呢,我們要給她正確的引導,那啥,他們兩家,現在加起來吧,也還有……”

    黃靜萍突然笑著推開他,“好啦好啦,你也快別說了,我就是有點好奇而已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最棒噠!”她又摸著他的臉,溫柔的親了一口。

    阿曼達又扭了一下身子,示意爸爸把自己放下去——她應該也是受不了爸媽的這一通膩歪,沒完沒了還?

    “只是,以后阿曼達要是又有了我不知道的兄弟姐妹,需要告訴我的,還是要告訴……哦,這些事還是盡快讓張彥操心去,”

    馮一平覺得,還是談自己的財產好,“我跟你說,目前在瑞銀和瑞信,我一共有……”

    但黃靜萍也沒完,“今天我還有一句話,或者說一個通知要告訴你,這是我們的集體結論,”她抱著馮一平,仰頭看著他,“我們一致決定,要堅決取消你參加任何時裝周,以及類似活動的權力,”

    “我舉雙手贊成,并保證一定不留余地的執行,”

    模特神馬的,他不太感興趣。

    “但你也得聽我把話說完,我在瑞銀和瑞信那里,還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聽不聽,”黃靜萍推開他,“阿曼達,來,讓卡羅爾阿姨給我們拍照好嗎,拍得美美的,發給爺爺奶奶他們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黃靜萍最后還是知道了答案,因為,等到看完這場美輪美奐的煙花秀,回家后,馮一平的表現,非常的棒。

    別說是再跑開,這會的她,渾身癱軟,連動動手指頭都費勁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?我感覺我手指不夠用了,難怪他們這么積極,”

    沒好到哪兒去的馮一平說,“12位數而已,加上腳指頭就夠,”

    “哎,”黃靜萍貼著他,“你就不覺得有壓力嗎?”

    “這就有壓力,你太小看我了,”馮一平豪氣的說。

    相比你那突然的一問,這點事,那真就不算事啊親。

    “但阿曼達,也許真的很快會有弟弟或者妹妹,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?”黃靜萍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,猛然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別激動,別激動,”馮一平忙說,“我是說,我們今天晚上,會不會就有了成果呢?”

    “把自己當神槍手啊!”黃靜萍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馮一平暗暗擦了把汗,心底的那點僥幸,也徹底消散,梅耶爾的事,這會是萬萬不能提。

    “睡吧睡吧,我可累了,”

    他是真累了……
统一彩票app下载ios